第1章 穿越成肥婆

古代言情字數:2127更新時間:2017-11-29

  “趕走蘇曦娘!趕走這個小偷!”

  “趕走她!”

  “趕走她!”

  “趕走蘇嫦曦這個小偷!”

  “……”

  屋外整齊劃一的聲音讓剛剛迷迷蒙蒙醒來蘇嫦曦有些發懵,她還沒來得及想自己到底是怎么從現代抗震救災的現場穿越到這家徒四壁的小破屋,就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還叫她小偷?

  這個蘇嫦曦就不樂意了,她猛地起身……只可惜沒起來,她眼睛不可思議的睜大,她的身體也變了,異常的肥胖。

  外面的爭吵聲不斷,蘇嫦曦吭哧吭哧的起身,想要一看究竟。

  終于,挪到了外面,她看到一群穿著古裝的人拿著棍子,鋤頭,鐵锨在地上錘著,看到她出來,臉上眼中都是憎恨的猶如看垃圾一樣的神情。

  蘇嫦曦蹙起眉毛,她完全知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

  突然,大腦一陣刺痛,龐大的身軀也搖搖欲墜,差點兒沒倒下。

  渾身就好像被抽出去了什么一樣,生疼生疼的,但是腦袋里也多了些東西,一些不屬于她的記憶。

  蘇嫦曦蹙緊的眉心漸漸舒展開來,她明白了。

  這具身體的名字與她同名同姓,卻膽小懦弱。

  原主二嬸家的小孩子經常偷東西,原主被奶奶派著看著二嬸家的兒子,那孩子犯的錯就全部都算在了原主的身上。

  就像是今天,雞湯是拿小孩子偷的,卻被誣賴成了她。

  突然,一塊兒石頭朝著她的方向砸過來,正好砸在她的額頭上。

  蘇嫦曦面無表情,忍著額頭上的疼痛。她看著眼前眾人拿著棍子鎬錘的模樣,眼神變得凌厲起來。

  眾人看著蘇嫦曦的眼神突然變了,都下意識的往后退了一下。

  “怎么?你還想打人嗎?”

  “她敢!是她偷東西在先,還敢打人?”

  “就算她胖塊頭大,我們一起上也能打的她沒有還手的勁兒!”

  蘇嫦曦聽著他們的話,眸子越發的冷,“以前的事情,我知道我說也晚了,但是今天的事情,不是我做的,希望大家能夠相信我。”

  “我呸!不是你是誰!小花兒都看到你個死胖子跑在我們家外邊了!那燉雞肉就是你偷的!”一個婦人叉著腰看著蘇嫦曦鄙視的朝著她啐了一口。

  偷雞肉,蘇嫦曦唇角扯了扯。

  她回過頭,看向旁邊的房屋,紙糊的窗戶紙上破了一個洞,一只眼睛順著縫隙往外看,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到蘇嫦曦朝著這邊看過來,猛地一驚。

  蘇嫦曦冷笑,她看不清那人的神情,但是看到那原本貼著窗戶的身影在她看過去之后從窗戶旁走開,就知道,那個人心虛了。

  “在此我向大家保證,對天發誓,這東西絕對不是我偷的,并且!”蘇嫦曦說著目光冷冷的看著那個叉著腰還要開口的婦人,“并且,我會給你們揪出那個真正偷東西的人。”

  原主蘇嫦曦是個包子,不管別人怎么污蔑都不說一句辯解的話,雖然是一樣的名字,現在又是一個身體了,可她卻不是一個包子,原主已經自殺死去,現在身體里的人是她,她就絕對不會允許別人欺負她一點!

  “什么?你不就是那個小偷嗎?賊喊捉賊,真是惡心!”

  “真稀奇啊,這小偷還要抓小偷了!”

  “李二叔,你見過有小偷會承認自己是小偷的嗎?”

  蘇嫦曦聽著他們的話,原本就因為胖而擠在一起的眼睛,因為她的瞇眼變得更小了,顯得有些滑稽。

  蘇嫦曦抬手捏了捏眉心,這已經是習慣性動作了。

  她勾了勾唇:“那我現在就給你們把兇手揪出來。”

  蘇嫦曦說著進了一旁的屋內,看著縮在炕頭老太太懷里的七八歲小男孩,冷聲道:“走吧,做錯了事情就得承認,讓別人頂罪可不是什么好習慣。”

  她說完伸出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紅痕,微微蹙眉。

  “你、你說什么?你個小偷,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小男孩說著不斷地往老太太懷里縮,他說話的時候目光在躲閃,很顯然的心虛。

  “小偷?小孩子說謊話鼻子可是會變得很長的,為了不讓自己的鼻子變長,小弟弟,你還是和姐姐走一趟吧!”蘇嫦曦說著伸出手去拉小男孩兒。

  老太太手疾眼快的拿出雞毛撣子,要抽在蘇嫦曦的胳膊上,蘇嫦曦迅速的避開,看著老太太蹙了蹙眉,按著原主的記憶喊道:“奶奶。”

  “哼!還知道我是你的奶奶,還敢打著膽子在我這里拽慶哥兒,自己偷了東西就早早的認了,莫要再這里污蔑我們慶哥兒,他可跟你不一樣,是個好孩子,才不會去干那些偷雞摸狗的事情!”老太太看起來六七十歲的模樣,說起話來也是中氣十足。

  蘇嫦曦聽著她這話險些笑出來。

  這滿屋的雞肉味兒,慶哥兒那還黏糊糊滿是油的手,這雞肉到底是誰拿的,一看便知了。

  若是原主的話,怕是還能被威懾到,但是現在的人是她蘇嫦曦,自然是不會怕了。

  老太太再怎么也是老了,蘇嫦曦現在的身體塊頭又大,一只手抓住雞毛撣子,另一只手硬生生的將看著至少有一百二十斤的小胖子慶哥兒給扯了出來,不顧老太太的阻攔叫嚷將慶哥兒丟在門外鄉親們的面前。

  她一臉認真的看著村民們,義正言辭的說道:“這就是真正的小偷,我蘇嫦曦沒有動你們一點兒的東西。從前,我對于那些誣賴,我都忍了。就是今天,慶哥兒偷了這雞肉之后,我想的也是,又要賴到我的身上了。我再也受不住了,回到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自殺,就在剛剛,我上吊了。”

  她的聲音淡淡的,聽得大家不由嘀咕,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話。

  蘇嫦曦扯了扯嘴角,笑的牽強,果然沒有人相信她的話。

  她費力的扯開脖子上那一層肥肉,將那道紅痕露在大家的面前,“我原本是報著必死的決心,但是當我真的吊在上面氣息要沒了的事情,我突然驚醒,我這樣屈辱的死去,也只會讓大家覺得我是個小偷就應該死,死了也是活該!我覺得我不應該這樣死去的,從前我膽小,由著他們把臟水往我的身上潑,但是現在我要澄清這一切,我蘇嫦曦,從來就不是小偷!憑什么我要屈辱的死去,讓真正的小偷逍遙法外呢?”

< 乌鲁木齐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