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收監大理寺

古代言情字數:1088更新時間:2017-05-20

  鬼使神差的,他問了一個相當唐突的問題。

  顧清歡轉頭看他,卻沒有回答,而是輕笑道:“陸大人,沒想到我們這么快就見面了。”

  她更沒想到的是,譽滿京師的大理寺卿竟是個文質彬彬的白面書生。

  真是顛覆了她對這個職業的概念定位。

  淺淺的笑聲猶在耳畔,泠泠渺渺,如石上清泉。

  陸白愣了半天,才恍然道:“你、你是今日……在街上的……”

  “當時我還說請大人去喝上一杯喜酒,現在看來這喜酒是喝不成了。”她坦然承認。

  相對于她的冷靜,陸白卻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一時感嘆她就是那位對端王一片癡心的顧二小姐,一時又對她渺渺無期的婚期感到暗喜。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只覺得這樣一個女子必然不會像京中傳聞的那樣怯懦無用。

  相反,那雙眼睛里的精明睿智,連他都看得愣神。

  “天色不早了,陸大人若沒有別的什么事,能不能先將我收監呢?明早還要進宮,我怕……”

  都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她要養好精神,才能跟那群假仁假義的顧家人周旋。

  本來還想跟他們好聚好散,現在看來倒是沒這個必要。

  欠債還錢,殺人償命。

  天經地義。

  從今天起,顧清歡的恨就是她的恨,顧清歡的仇就是她的仇。

  她,就是顧清歡。

  陸白一直看著她,自然沒有錯過她眼底轉瞬即逝的戾色。

  以為她是心有怨懟,便安慰道:“顧小姐請放心,若你真是冤枉的,我……大理寺一定會還你一個公道。”

  顧清歡笑了笑,“那就多謝了。”

  說著,她便要人帶她去大牢。

  陸白一頓,阻止道:“如今一切尚未蓋棺定論,怎能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而讓顧小姐平白遭受牢獄之苦?大理寺尚有幾間客廂,我這便叫人去收拾出來。”

  他立刻讓人去準備,像是怕她拒絕。

  顧清歡眨了眨眼。

  原本以為今晚要將就著在牢里過了,沒想到他竟會為她安排客廂。

  看來這位大理寺卿不僅長得文質彬彬,人也相當有紳士風度。

  忙了一天,她也覺得疲憊,遂不再拒絕陸白的好意,福身道謝。

  這是一個不眠夜。

  很多人都翻來覆去,輾轉難眠,只有顧清歡一個人睡得格外安穩。

  因為她知道,真正的好戲,明天才會拉開帷幕。

  ——————

  第二日清晨。

  今日本應是休沐,顧卓卻起了個大早。

  蘇氏服侍他起床洗漱,溫言軟語間,說得卻是顧清歡自以為是,為顧家惹來一身麻煩的事。

  顧卓本來消下去的火氣,噌的一聲又穿了上來。

  然而就在他氣勢洶洶的準備去大理寺拎人的時候,下人來報府上來了客人。

  “現在才什么時辰,怎么會有客人在這個時候來訪?”顧卓皺著眉,很不高興。

  會這個時候來的,要么是不懂規矩,要么就是沒有身份。

  兩者都不是他想要結交的對象。

  于是抱著蘇氏又膩歪了一陣。

  報信的下人在外面等了半個時辰,才終于等到他慢悠悠的出來。

  “老爺,您總算是出來了!”

  “慌什么?誰這么不懂規矩,趕著投胎嗎?”

  下人擦著汗,哆嗦道:“老、老爺,是……張公公來了!”

< 乌鲁木齐股票配资公司